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热点资讯

你的位置:一分快3 > 产品中心 > 民间故事: 后宫里的风流韵事案

民间故事: 后宫里的风流韵事案


发布日期:2022-11-24 11:57    点击次数:59


明朝洪武十六年,皇宫内发生了一连串的风流案件,洪武帝朱元璋闻知大怒。他秘密召见了御前御史马徽修,责令他彻查此案,既要快,又要秘密进行,决不能走露一点风声,谁透露了消息,就砍谁的脑袋。

马徽修忠心耿耿,铁面无私,被人称为“铁面御史”。他接到御令后,即刻行动,经过明察暗访,“宫廷风流案”有了些头绪。就在此案皇上认为可以了结时,他发现此案跟皇上的宠妃胡贵妃及她身边的太监俞公公有关。

在进一步的调查中,马徽修又发现,此案不仅牵扯宫内人,还牵扯到宫外的人,特别是胡贵妃的父亲——临川侯胡美、哥哥胡进爵。

马徽修感到了事情的严重和复杂,于是他禀告了皇上,并传唤俞太监。

在刑部公堂上,俞太监仰仗着他是胡贵妃的宠信及与胡美不一般的关系,百般抵赖,摆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。愤怒的马徽修一拍案桌,传唤人证。

一会儿,人证——赶车进出后宫的赶车人刘二被带到。刘二展示了俞太监给他的进出宫门的腰牌。

“俞公公,这人你该认得吧?每次接送胡公子,不都是你让他接送的吗?!”马徽修冷冷一笑,说道。

俞太监一见赶车人,脸就白了。他想马御史什么都知道了,自己再这样藏着掖着地护着胡公子,皇上要是知道了,自己就要掉脑袋了。想到这,他双膝一软,“扑通”跪倒在地上,不住地给马徽修磕头:“马御史,我说,我说,这都是胡公子他……”

就在俞太监刚要说出真相时,突然大堂内一黑,6个身穿黑衣黑裤的蒙面人旋带着一股风闯了进来,人人手里都握着一把闪着寒光的大刀。

公堂上的人都大吃一惊,谁也不明白戒备森严的刑部公堂怎么会进来刺客。马徽修惊得一下站了起来,高声喝道:“大堂之上,岂能如此无理。哪来的大胆之徒?!”他刚喊完,就有一个彪形大汉蹿到他的眼前,二话没说,一伸手就把他从椅子上拽了下来。

马徽修觉着这个人有些面熟,没容他多想,就见大刀向他砍来,他暗喊一声“不好”,脖子一缩,身子一蹲,头上的乌纱帽“嗖”地飞出几丈远,发髻也被削开了。他就地一滚,滚到了堂下。

“为什么要杀我”没容他说完,刀已从他的脖子上划过,他带着满腹疑问死了……

公堂上的其他人被杀死了,只有俞太监还活着,但俞太监早已吓昏过去了。

几个蒙面人很快清理了现场, 他们把活着的俞太监用麻袋装上,往背上一驮,越窗翻墙, 顷刻间没了踪影……

庄妃是洪武帝的一个妃子,是一名备受冷落的嫔妃她是10年前被征入宫的,册封为庄妃时,才17岁。一晃10年过去了。这10年中,她很少见到洪武帝,数得着的宠幸也就是3次,其余时间都是漫长的等待和前然。那最后一次宠幸也是8年前的事了,庄妃想着8年来的守活寡,想着自己逐渐人老珠黄,想象着皇上和别的妃子在共度春宵,已27岁的她终于熬不住了。

她横下一条心,拼死也要找回那份属于女人的快乐。可深宫豪院里,除了女人还是女人,再就是那几个太监了。庄妃在寻找着一切机会接近男人。

这天,庄妃在胡贵妃那里,意外地遇上了一个男人。那个男人就是胡贵妃的哥哥胡进爵。胡进爵是个花花公子,与妹妹胡贵妃的宠信太监俞公公打得火热,常借俞公公之便,混进宫来,一是找妹妹弄些银两花花,二是与几个宫女眉来眼去,调情挑逗。

庄妃一见胡公子,眼晴一亮:哪儿来的英俊风流的男儿郎?

胡公子见庄妃不转眼珠地望着自己,也就认认真真地打量起庄妃来。他这一看不要紧,一下子也被庄妃丰腴娇艳给迷住了。

两人的神情被在一旁的俞太监看个明明白白。俞太监心想:赚银子的机会又来了。这几年来,俞太监暗地里多次出宫,以各种秘密的方式,把一些年轻力壮的男子弄进宫来,充当嫔妃的“男宠”。他赚了大把大把的银子。

果然,第二天庄妃就找到了他,俞太监装出一副不明白的样子。此时的庄妃被欲火烧得没有了一丝羞惭样,双眼冒着欲火,央求俞太监从中拉拉线,与胡公子见见。当然,银子是绝对多给的。

就这样,俞太监从庄妃身上狠狠地赚了一笔。庄妃与胡公子尽享了鱼水之欢。庄妃在与胡公子恩恩爱爱的这段日子里,不知不觉地怀了孕,埋下了祸根。

庄妃知道自己怀孕后,心里十分害怕。那天,她在与胡公子亲热后,把自己怀孕的消息告诉了他。胡公子听后,脸都吓白了。第二天一大早,他就找到偷太监,想办法出了宫,再也不见庄妃了。

公子这一跑,把个庄妃弄得六神无主,整天愁眉苦脸。没多少日子,人就瘦了一圈。

这天,她碰上了俞太监,她的模样吓了俞太监一跳。俞太监瞧瞧四下没人,关切地说道:“咋啦?”

庄妃也四下瞧瞧没人,往前走近一点,说:“我肚子里有了,是他的孩子。”

俞太监说:“怪不得那天他急着要出官,是作了孽了。平日里,他可是撵都撵不走的。”

“咋办?”庄妃的眼泪流了出来。

“是啊,咋办?皇上要是知道了,要满门抄斩的。”俞太监也装出愁眉不展的样子,他接着说:“你先别着急,让我想想办法。”说完俞太监就走了。

俞太监经过深思熟虑后,把庄妃怀孕的事告诉了胡贵妃。胡贵妃一听是自己的哥哥作的孽,也有些慌了。她盯着俞太监,问:“此事当真?!”

“真的。”俞太监肯定地回答。

胡贵妃想了一想,说道:“我看这事!”她略一沉思,一咬牙,“把庄妃除了不就得了。”说着,把俞太监叫到跟前,如此这般地说了一番

过了两天,俞太监急匆匆到了庄妃的住处,装出心神不稳的样子,慌里慌张地对庄妃说:“坏了,坏了,不好了。”

庄妃一见俞太监的模样,忙问:“咋啦,咋啦?!”

俞太监凑到庄妃的耳边,小声说道:“不知咋的,这事让胡贵妃给知道了,她正嚷嚷着要告诉皇上呢。”

庄妃一听,头一晕,就昏倒在地。等她醒来,天已黑了,昏黄的灯光映得屋里凄惨惨的。她躺在床上,望着房梁发呆。她发现房梁上一条长长的白绫垂落着,无助地飘来荡去。

“事也,命也,我该走了。不走,皇上的脸就没地方搁了。”庄妃艰难地支撑起身子,下了床,一步一步移向屋子中央,慢慢地向白绫靠近。

庄妃踩着凳子,把白绫套向自己的脖子时,俞太监正透过捅破的窗纸,看着屋里发生的一切。待俞太监看到庄妃吊死在房梁上时,脸上露出狰狞得意的笑。那房梁上的白绫是他趁庄妃晕倒后悄悄挂上去的。

庄妃死了,宫里的太医说庄妃已病入膏肓了,是她自己早享福去了。皇上厚葬了庄妃,事情就么不声不响地过去了。

一个多月以后,进入了盛夏季节。这天,胡贵妃躺在宫内凉亭的竹床上,8个宫女轮流给她扇扇。她盼着天快快黑下来,晚上好与皇上共度良宵。她正怡然自得地想着好事时,忽然听到“呃、呃”两声呕吐声,她轻蹙双眉,扭头一看,见是伺候自己的宫女荣凤手捂嘴巴,不住地咽酸水。

胡贵妃一惊,怀过身孕的她很有经验,莫不是这丫头怀孕啦?她这么想着,就睁大了眼睛细看:果然,荣凤的腰身比以前明显粗多了。看来荣凤这贼丫头怀了身孕。这还了得,身边的宫女怀孕,传扬出去,自己的脸面往哪搁!

胡贵妃勃然大怒,吼道:“来人,给我捆了,拖下去,打! ”

两个太监立刻上前,把荣凤捆了起来,拖了出去。不一会儿,外面传来荣凤凄惨的喊叫声。工夫不大,一个太监进来,对胡贵妃说:“娘娘,荣姑娘昏过去了,您看……”

“打,继续打!”胡贵妃恶狠狠地说。

结果,荣凤被活活打死。

荣凤被打死的事被皇上知道了,他问胡贵妃为什么把人打死。胡贵妃有些害怕,就把荣凤怀孕的事跟洪武帝说了。洪武帝一听,勃然大怒,他勒令太医将宫内所有的宫女都严格检查一遍。结果,又有可怜的7名宫女被查出。恼羞成怒的洪武帝下令,将7名官女残酷折磨后一并处死。

宫中风流案出来之后,洪武帝密令马徽修彻查此案。这事是胡贵妃的父亲胡美和哥哥胡进爵这浑蛋爷俩干的,皇上一查,胡家慌了手脚。他们勾结俞大监,商量对策。又买通了马徽修手下查案的主要人员,谎称是宫女们陪贵妃娘娘上五佛寺进香时,被庙里的和尚侮辱了。于是,洪武帝信以为真,圣旨一下,可怜那些五佛寺的和尚们,被无端地秘密斩杀,没有逃出一个来。

案件就要了结时,铁面御史马徽修在审查案宗时,发现此案还有许多疑点和破绽。于是,他又秘密私访,就在真相大白之时,竟出现了本文开篇那一幕,马徽修也不明不白地掉了脑袋。是谁杀了他呢?

俞太监吓昏后,被人装入麻袋里,当他醒来时,天已黑透了。他揉揉眼睛,四下里一望,不禁大吃一惊:洪武帝正怒气冲冲地瞪视着自己。原来,在马徽修后来的奏折中,洪武帝也逐渐明白了宫女淫乱一案的来龙去脉。

他想:自己这么英明的皇帝,竟连自己起居的后宫都没有管好,岂能让天下臣民臣服呢。于是,他便派心腹秘密监视御史马徽修的行踪,让他们在适当的时候干掉马徽修,以防他暴露了宫廷的丑闻,让天下人耻笑。

俞太监望着洪武帝,有些不明白,自己咋被人弄进宫里来了,而且在皇上的大殿里?正当他纳闷时,洪武帝发话了:“俞公公,你知罪吗?”

俞太监慌忙跪地磕头:“万岁,万岁,奴才知罪,奴才知罪。”

洪武帝用力一拍龙案,大喝一声:“还不从头道来!”

俞太监一边叨叨一边磕头:“万岁饶命,万岁饶命,奴才这就说,奴才这就说。”

在皇上面前,俞太监哪敢隐瞒,便一五一十地将自己如何与胡家父子勾结,如何为他们牵线,让他们与庄妃以及其他嫔妃、宫女们偷情,并使庄妃及众多宫女怀孕的经过详细地说了一遍。

洪武帝越听越怒,心想:这小小的太监竟有如此大的胆子,看来这朝中非整治不可了。他立即喝令左右将俞太监押下朝去,乱棒打死。他又下令,赐胡贵妃自尽。同时,诛灭临川侯胡美九族。

就这样,他还不解恨,编了个理由,把庄妃从坟中挖出,焚尸扬灰,又将庄妃的九族一并诛灭。

“后宫风流案”就这样由洪武帝秘密解决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