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热点资讯

你的位置:一分快3 > 服务项目 > 民间故事: 冤家夫妻

民间故事: 冤家夫妻


发布日期:2022-11-24 11:46    点击次数:75


明朝年间,一日龙翔庄里来了一老一少两个卖艺人。老头儿年过六旬,姑娘不过二十出头。爷儿俩在打谷场里摆下场子,不一会儿工夫,看热闹的已是里三层外三层,随着爷俩的表演,喝彩声不绝于耳。

人们纷纷把铜钱掷到场子里,老头不住地向人群作揖,姑娘则端着一面铜锣弯腰去捡铜钱。捡着捡着,她突然住了手,原来铜钱之中竟有一个小元宝。老头也看见元宝,爷儿俩抬起头来,向人群中察看,只见一老者,穿着华丽,满面红光,与众不同,估计元宝是他所送,老头便捡起元宝,双手奉还。

那老者却微微一笑说:“区区小钱,不成敬意,还是请收下吧!”

卖艺的老头仍是不肯,那老者又说:“实不相瞒,我姓宋名尔德,见老兄与令媛武艺高强,有一事相求,不好意思开口,所以投银一锭,请问老兄尊姓大名?”

卖艺的老头赶紧作揖道:“不敢,不敢,我叫石多旺,与小女桂娘浪迹江湖,不知您有什么见教?”

宋尔德拱拱手说:“原来是石师父,失敬了。明日是我生日,有意请二位宴前一现英姿,不知可否?”

石多旺说:“那有何不可,我们就是靠这混饭吃的。”

宋尔德见他应允了,十分高兴,就说:“那好,这银子权当订金吧!”石多旺不好再推辞,只好收下。

次日,宋尔德家大摆宴席,寿堂上张灯结彩,两廊内鼓乐齐鸣,好不热闹。石多旺与桂娘当众施展绝技,刀光剑影,令人目不暇接。宋尔德十分高兴,等他爷儿俩舞毕,也请入席中,开怀畅饮。

寿宴散后,宋尔德派人安置石多旺和桂娘在外院东厢房住下。不知是连日劳累,还是宴席上吃的什么东西不对劲,石多旺夜里竟泄起肚来,折腾了一夜,好容易盼到天明,桂娘忙找个家人问何处可以寻医讨药。

宋尔德听说此事,赶紧打发人去请医生,又亲自来问候。

石多旺很过意不去,说:“没想到给您添了这么多麻烦。”

宋尔德摇着头说:“老兄说哪里话来,人吃五谷杂粮,焉有不病之理?安心调养,不几日便会好的。”

少时,医生骑驴而至,摸了脉说:“偶感风寒,不碍事的。”说罢,开了药方,告辞去了。

宋尔德让人抓了药来,桂娘亲自煎熬,捧到父亲面前,扶他喝下。实指望药到病除,哪知道那药如同泼到石头上,一点儿也不见效。眼见得一日重似一日,不过十天,就只剩下一口气了。

宋尔德听说石多旺病重,前来问讯。石多旺泪水汪汪,拉着他的手说:“我花甲已过,死不足惜。只是留下小女,九泉之下,也是于心不安。”

宋尔德垂泪说道:“四海之内皆兄弟,老兄何出此言。老兄万一驾鹅仙游,我自会料理后事。令媛也不会委屈,但请放宽心。”

石多旺闻言哽咽起来,少时气绝而亡。桂娘一见,放声痛哭。

石多旺的后事由宋尔德一手经办,倒也像样。

这一日夜晚,月明如镜,晚风习习,桂娘来到父亲墓前,正伤心要泪之际,忽听不远处传来一阵哭泣声,桂娘叹道:“原来还有与我同病相怜者。”

循声而去,见一人正趴在一座坟前痛哭。定睛一看,不由得大吃一惊,原来这人竟是宋尔德。

桂娘见他哭得十分伤心,便过去问道:“夜已深了,不知您在悼念何人?”

宋尔德见是桂娘,赶紧止住哭声,拭净泪水道:“我妻王氏三年前抛我而去,今日乃是我们结亲的日子,特来说说心里话……”一言未了,又落下泪来。

桂娘劝道:“人死不能复生,您不要再伤心了,夜深了,回去休息吧!”

宋尔德站起来点点头。

二人一前一后往回走,进了前院,桂娘正要回屋,宋尔德回过身来说道:“长夜漫没,寂寞难挨,我备几杯薄酒,你我一同消愁,不知肯赏光否?”

桂娘一则感激他弃父之情,二则怜他同为伤情之人,便点头应允了。

宋尔德叫人备了一桌酒席,亲自给柱娘把盏,说道:“姑娘在敝庄受屈了,自令尊归天后少有问候,还望多多原谅。”

桂娘谢道:“我父女蒙您百般照看,已是十分不安,今蒙赐酒,更使我感激涕零。”

二人客套一备,便喝起酒来,一边喝一边说话,说到伤心处,又是一阵饮泣,哭后便是一番痛饮,不觉都酩酊大醉。

天色将明,桂娘从醉中醒来,见自己躺在一张床上,身上衣服已经脱尽。身边还睡着一个人,正睡得香甜,借着残灯一看,乃是宋尔德。她想起昨晚之事,不由得火往上窜,见案上有个花瓶,一把抓起,往地上狼狠一摔。

响声惊醒了宋尔德,见此情景他顾不得穿上衣服,赤身裸体跪在地上,衰求道:“小娘子千万息怒,昨夜失礼全是酒后所为,罪该万死……”说罢,鸡啄米般地磕起头来,直磕得脑门出血。

桂娘欲大闹一场,见他这般模样,想起他往日的照看,昨日倾吐的衷肠,不禁有几分心软了,没有发作,只眼中流泪。

宋尔德爬到桂娘跟前,说道:“我罪不容赎,是打是死任凭于你。”

见桂娘仍不作声,便道:“纵然你不打我,我自己也不能轻饶。”说完打起自己嘴巴来,三五下下来,已顺着嘴角往下淌血。

桂娘实在看不下去了,便拉他说:“何苦这般折磨自己?”

就取来一件衣服给他披上,慢慢扶起他来,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说:“也是前世缘孽,既已如此,只得与你成亲……”

尔德闻言,喜出望外。

桂娘沉吟片刻道:“你要依我一件事,从即刻起莫再纠缠,百日除孝后再拜花堂。”

宋尔德连声应道:“依得,依得!”

不知不觉,石多旺已亡过百日了。宋尔德请来几十个和尚,吹吹打打热热闹闹地办了水陆道场,过了几日,便张灯结彩,大宴宾客,娶了桂娘。

宋尔德丧偶多年,娶了如花似玉的大姑娘,如何不乐?也亏得老人家哪里来得这般精力,夜夜陪伴桂娘,竟不减半点精神。

数月之后,桂娘便身怀有孕了。宋尔德乐得天天烧香,日日拜佛。十月过后,桂娘生下一个又白又胖的儿子。宋尔德搭台唱戏,闹腾了四五天,孩子满月时,又请来亲朋好友,摆下山珍海味,足足乐了一天。并请来教书先生,翻了七八本书,起了个名字,叫宋乐儿

光阴似箭,乐儿已过周岁。这一日,正是八月中秋,庭中两株丹桂开得正盛,宋尔德与桂娘抱了乐儿在庭中赏月观花,说说笑笑,管家宋亮走了进来,站在宋尔德面前吞吞吐吐,桂娘知趣,抱着乐儿躲到一边。

她开始只听得宋尔德和宋亮小声说话,后来越来声越大,好像在争吵。最后只听宋亮说了一句:“别忘了你的老婆是怎么来的!”桂娘心头不禁一动。

宋亮走后,桂娘过来问道:“刚才宋亮那句话是什么意思?”

宋尔德道:“他欠了赌债找我借钱,我不给,他便信口胡言。”

桂娘不相信,非要问个明白。宋尔德便从她怀中接过乐儿,说道:“孩子都这么大了,我说也无妨了,那日夜半哭坟,摆酒谈心,醉后同卧乃至醒后自责,全是宋亮的主意。他自恃有功,常来勒索。也罢,今日挑明了,日后也不惧他了。只是娘子不要生气才好。”

宋尔德这番话只说得桂娘心中开了个油盐店,苦、辣、酸、甜、咸五味齐来,想哭无泪,欲笑无声,只是发呆发愣。

宋尔德见状忙赔小心道:“当初虽是算计了娘子,但也是出自爱心,不得已而为之。望看在乐儿面上,饶恕我吧!”说罢竟两腿一弯要往下跪。

桂娘见了忙扶住他,叹口气说:“看你平日待我母子不薄,我不再说什么了,只是……"

宋尔德问:“只是什么?"

桂娘用一个指头在他脑门上戳了一下说:“只是便宜了你个老色鬼!”

说话时,夜已深了,夫妻二人回室就寝,依旧你贪我爱,不必明说。

过了几日,宋尔德有事外出。桂娘把宋亮叫到后院,深施一礼。

宋亮一愣问道:“你这是何意呀?”

桂娘道:“我当初流落江湖,苦不堪言,能有今日安逸全亏了你,早就该谢你的大媒。”

宋亮听了,脸霎时白了起来,支吾两句,便要离开。

桂娘伸手一拦说:“我多日不练拳脚了,早听说你是高手,今日比试一番如何?”

宋亮连连摇头:“我半点也不会,饶过我吧!”

桂娘冷笑道:“早知今日,何必当初,不必客气。”说着便拳脚相加,一会儿再看宋亮,满身是土趴在地上,如蛤蟆一般,甚是狼狈。

桂娘说声:“得罪了!”转身离去。

宋尔德回来,桂娘也不提此事。一天夜里宋尔德一觉醒来,伸手一摸,身边不见了桂娘。忙坐起身来张望,见桂娘正坐在窗前,对着残灯垂泪,便问:“娘子深夜不眠,有什么心事?”

桂娘过来,坐在床边说道:“方才做了一梦,梦见老父责备我不孝。让他的尸骨埋在异乡,不能回归故土。”说着抽泣起来。

宋尔德安慰道:“娘子不必伤感,待我择个日子,将老泰山送回故乡安葬罢了。”

桂娘这才转悲为喜,重又上床睡觉。

宋尔德果不食言,挑了一个日子,夫妻俩将石多旺的灵枢运回家乡安葬。回来路上,路过一座大山,桂娘忽生了游山之念,宋尔德本不想去,可一向不曾违背过桂娘,只好硬着头皮上山。

夫妻二人将马车及下人安顿在山下,抱着乐儿上山。一路上但见兔走鸟飞,荒草掩径,十分荒凉。宋尔德早已累得精疲力尽,无奈桂娘一直往前走,他也只好跟在后面。

夕阳西下之际,二人来到了一座山崖前,崖如刀劈般直立,下临万丈深渊。崖面上刻着雷公岩三个大字,只见桂娘把熟睡的乐儿放在一块石头上,脱下一件外衣盖在他身上。

宋尔德一见苦笑着问:“娘子,莫非要在这里过夜?”桂娘哼了一声说:“何止过夜,只怕要长眠了。”

“什么?”宋尔德闻言,不由得一哆嗦。

桂娘拔出一把宝剑,咬牙说道:“老贼,你死期到了!”

宋尔德见桂娘突然变脸,莫名其妙问道:“你……何出此言?”

桂娘用剑一指他道:“我今天要报杀父之仇!”

原来那日桂娘将宋亮叫到后院羞辱一番,宋亮狼狈而去。

不多时,宋亮的婆娘来了,道:“自古冤有头,债有主,你父的死,是宋尔德叫宋亮给酒里下毒,宋亮不敢,借敬酒之机叫一个下人放的。不错,后来骗你的主意是宋亮出的,可哪个仇大,哪个仇小,你得掂量掂量呀!”

宋尔德跪在桂娘面前,流泪求道:“自打成亲以来,我可是真心对你!"

娘打断他的话,“说什么真心对我,你不过是见我年轻貌美,才起歹心,你害我老父,误我青春,我与你有不共戴天之仇!”

宋尔德闻听此言,面无半点血色:“你一点也不念夫妻之情吗?”

桂娘道:“念你送我父尸骨还乡,赏你个全尸,自己跳下崖,免得我动手!”

宋尔德知道事情已无望挽回,便点点头说:“天理昭昭,我罪有应得, 只是乐儿是我宋门之后,望娘子多加照看。”

桂娘道:“他是你宋门之后,也是我的亲骨肉,你不必多操心,安心上路去吧!”

宋尔德还在迟疑,桂娘一晃手中的宝剑,宋尔德连叫几声“罢了”,一闭眼跳下悬崖。桂娘奔到崖边,放声大哭起来……

桂娘哭了多时,止住悲声,回头一看,不禁大吃一惊,乐儿不见了。她四下察看,只见一个老道坐在雷公岩上,朝她一甩拂尘说:“不必找了,孩子在我这里。”

桂娘定睛细看,只见那老道鹤发童颜,银髯过腹,两目如电,说:“你带着孩子多有不便,不如将孩子留给我,我会教他武艺,日后待他长大成人,你母子还有团圆之日,不知你意下如何?”

桂娘此时万念俱灰,听了老道言语,没说什么转身下山,从此又开始了漂泊生涯。

究竟乐儿是否学成武艺?桂娘此去又经历多少风险?她母子后来是否团聚?这真是世事如棋局,谁也难以预料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