让梦想从这里开始

因为有了梦想,我们才能拥有奋斗的目标,而这些目标凝结成希望的萌芽,在汗水与泪水浇灌下,绽放成功之花。

热点资讯

你的位置:一分快3 > 新闻资讯 > 民间故事: 七星断门钉

民间故事: 七星断门钉


发布日期:2022-11-24 12:59    点击次数:194


在古时候呢,木匠这个职业,和郎中一样,都是非常受人尊敬的。这两个职业,不论你是谁,你都离不开他们,你总有求着他们的时候。

你生病了要看郎中,那你家盖房子了呢,你就离不开这木匠。老人常说,木匠你只能尊重他,绝对不能得罪他。木匠可都是有绝活的,一旦得罪了木匠,那你就是茅房里打灯笼“照屎”了。

古时候的木匠,真的就那么可怕吗?是不是说,每一个木匠都会点绝活呢?说实话,大部分木匠,都还是懂点风水之术的。但是,也并不用担心,他们也不会无缘无故的,就利用自己的术法去害人。

可能很多人都听说过,关于木匠害人的故事,不过,这些他毕竟还是少数,很多时候,还都是事出有因。

从前有一个叫屈长顺的人,这个屈长顺,他从小就不学好,仗着自己父亲是村长,整天是欺负完这个,欺负那个,村里人看到他,那都是躲得远远的,毕竟那惹不起他,他父亲可是村长,他手里,可是掌握着全村,大部分的土地呢。

屈长顺长大以后,就跟着一个外地人,学会了坑蒙拐骗的本事。靠着这个本事,他骗了一个,从外地来到他们这里,经商的商人。商人发现被他骗了以后,直接就报了官。

屈长顺为了躲避官兵的追查,他就带着骗来的钱,躲到了一个偏僻的地方,他这一躲,那就是十多年啊!这10年以后,他听说,这个外地商人已经放弃了对他的追查,他们当地的县令,也换人了。就这样,他才从外地,偷偷摸摸地又跑了回来。

毕竟他骗钱的事情,都已经是10年前的事了,这新任县令,也并不想过多追究,所以,他就回来之后,只花了点小钱,就把这县令给摆平了。

摆平县令以后呢,就又到了他大展拳脚的时候了,屈长顺再次大摇大摆地,出现在了他们镇子里的大街上,每天除了花天酒地,就是欺凌弱小。很快,他就纠集起了一帮小混混,开启了自己继续非作歹的生涯。

有一天,屈长顺突然就在镇子里,看上了一块别人宅院。他最主要的就是,看上这块地了,他自己手里也有点钱,自己也早就不想在村子里住了,这正好,这处宅院可不小,自己把它买下来后,重新再建上几间大瓦房,到时候,再约上几个狐朋狗友,到家里吃吃喝喝时,可就方便多了。

开始的时候,宅子的主人并不愿意出售,不过,他可经受不住这曲长顺的纠缠。最后,只能无奈地,低价把这个大宅院,出售给了屈长顺。

屈长顺买一下这宅院以后,他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,找人来建房子。这修建房子事,全靠木匠,因为是木质结构的房子,这可都是木匠的活。

很快,一个姓李的木匠,就带着一帮人,来到了屈长顺的家里。双方人商量好价钱以后,李木匠就带着人开始动工了。

这以前的木匠,如果到别人家里做工的话,特别是给别人建房子,主家都是要管饭,这也是规矩。这李木匠来到屈长顺家后,特别是到了中午吃饭的时侯,他就发现,这屈长顺看起来也是挺有钱的,但是,这个人中午给他们吃的饭,就只有几个菜叶子和一碗稀饭,实在是让人很不理解。

李木匠他自己倒是无所谓,毕竟,还拿了人家的钱呢,这饭嘛,随意一点,能吃饱就算了。不过,他底下的工人,就不乐意了,他们就向李木匠抱怨:“这吃的什么东西啊?我们什么出去干活,主家不是拿最后的招待啊?这吃都吃不好,还怎么有力气干活?”

几个工人还对李木匠说,如果主家,天天都让这样吃的话,那他们就不做了。李木匠也很无奈,就只能劝慰这些工人:“我们是来挣钱的,吃饱就行了呗!不过,这饭菜确实是有点差,大家也不用担心,主家如果,明天还不给你们准备好吃的,那以后,我就自己掏腰包,给大家改善伙食,放心吧,保证每天都让大家吃上肉。”

就这样,李木匠每天都会自己花钱,给工人们买一点肉吃。这群工人,也总算是安抚住了,在自己的带领下,工人也非常的有干劲,只用了半个月的时间,几间房子的轮廓基本上就建成了,就剩下最重要的一步,上大梁了。上完大梁之后,再挂上瓦,这房子就算是彻底完工了。

一般来说,上大梁的头一天晚上,主家都会给工人,准备一顿丰盛的晚餐,让工人的吃好喝好了,第二天能好好地给他上大梁。

可是,这屈长顺他却不一样,他也不需要遵守的什么规矩,自己的规矩才是规矩。当天晚上,他给工人吃的,还是烂菜叶子和稀粥。工人看了之后,都非常的生气,一个个饭都没吃,就去睡觉去了。

这李木匠,也觉得这屈长顺做得有点过分了。既然这不给吃的,自己就去把工钱要回来,自己给工人搞点好吃的算了。当天晚上,他就找到了屈长顺,商量要工钱的事,这到不是他的临时决定,因为他们开工的时候,就已经约定好了,等到房子上大梁的时候,屈长顺就要给他们,结他们一半的工钱。

谁知道,当李木匠找到屈长顺的时候,他就突然反悔了,他告诉李木匠说:“自己从来就没有说过,上大梁的时候,先给他们结一半的工钱,自己说的是,大梁上完以后才会给他们,结一半工钱。”这就是在,睁着眼睛说瞎话啊!

无论李木匠怎么说,屈长顺就是不给钱。这本来,因为伙食的事情,工人的怨气就很大,李木匠也有点生气了,就把工人都喊了过来。工人听到屈长顺不想给工钱后,他们就都说,如果今天不把前面的工钱给了,他们明天就停工不做了,他什么时候给钱,什么时候,再给他上大梁。

屈长顺一听,这些工人,这是想造反啊,这可是他的一亩三分地,敢在自己面前造次?自己可不惯着这他们。随即他就出了门,不李木匠和工人直接就晾在一边。不一会,他就带了一群小混混,气势汹汹地就又回来了,他指着李木匠对这群小混混就说:“给我打。”

李木匠已经是50多岁的老头了,他的那些工人,也都不是这些小混混的对手,很快李木匠,就被这一群小混混,给打翻在了地上。

把人打倒以后,屈长顺就拉起了李木江的衣领,恶狠狠地问他:“老头?你倒是再给我说一遍,明天这大梁,你到底是上,还是不上?”

李木匠还没开口呢,他身后的一个工人就说了,不上,绝对不上,今天就是把我们打死了,明天也不会给你上大梁。他还对李木匠说,李木匠,我们可不能屈服,我们明天就去报官,让官府把他们全都抓起来。

屈长顺上去了,对着这个工人就是一脚,直接就把他踹倒了。这时候,李木匠赶忙起身,拦住了屈长顺,他对屈长顺说:“不要打了,我明天上,你放心吧,明天绝对把大梁给你上好了,而且,这个工钱我也不要了。”

屈长顺一听就乐了,他笑呵呵地拍着李木匠的脸说:“还是你老头子懂事,这不就对了吗?早这样,我就不让兄弟们动手了。好了,都回去歇着吧,明天早上一大早,都还要起来给我上房梁呢。”

说完,屈长顺哈哈一笑,就带着他身后的一帮朋友,就去街上喝酒去了。

屈长顺走了以后,这些工人就把李木匠给围了起来,他们七嘴八舌地问李木匠,为什么要答应屈长顺的条件,大不了不做回家就是了,这还要免费给他上大梁,图什么呢?

李木匠看了看他们说:“这个,你们就不要管了,至于你们的工钱,你们放心,房子建成以后,我一分不少的都会给你们。”旁边的工人们还想再劝劝李木匠,谁知道,李木匠对他们摆了摆手,就会窝棚里睡觉去了。

第二天一大早,李木匠,就拖着受伤的身体,忍着疼痛,起来指挥着工人,就开始上大梁了。在李木匠的指挥下,几个大梁很快就安装好了,这又过了有七八天的时间,屈长顺家的这几间房子,就全部完工了。

房子完工后,李木匠二话没说,带着工人直接就离开了,根本就没有替工钱的事。至于工人的工钱,就像李木匠许诺的那样,他自掏腰包,全部都给发了。

新房子建成以后,屈长春就迫不及待地,把父亲,媳妇,孩子,一起都接了过来。一家人高高兴兴地,就住进了,这座全新的宅子里面。

自从屈长顺一家,住进这新房子以后,就是怪事不断。首先就是他的老父亲,一向身体硬朗的老村长,住进这房子里面没几天,突然就暴病身亡了。

然后,就是他的女儿,他这个大女儿,因为不小心打碎了一只碗,被妈妈说了两句之后,就一时想不开,喝了老鼠药死了。

这刚失去女儿没多久,他那唯一的儿子,就在玩耍的时候,被一条不知道从哪里,窜出来的一条疯狗,把腿给咬断了。这儿子当时,倒是没有死,不过,从此以后,他就只能是一个残疾人了。

儿子废了,女儿喝药死了,这屈长顺的心里憋得慌,晚上,他就约了几个朋友,出去喝闷酒。这几个人,一直喝到了半夜才散场。屈长顺在回家的路上,一不小心就踩到了一个小石子,这小石子一滑,他直接就让面朝天,扑通一声就摔在了地上,不巧的是,他倒下去的时候,后脑勺正好磕在了一块石头上,就这样,屈长顺也死了。

这好好的一家人,短短半年的时间不到,一个个是死的死,残的残,现在唯一一个还没有出事,还完好无损的,就是这屈长顺的老婆,将氏了。她倒是没出什么事,不过,这家可是也已经散了,她自己,还带着一个行动不便儿子,以后的生活也不会好过哪去。

将氏只能无奈地,卖掉了镇子里的宅子,带着自己的儿子,准备重新回到村子里生活。

屈长顺家的这处新宅院,不论是位置还是空间,都是非常的好,所以,他的这处宅院,很快就被一位富商给接手了。

富商接手这房子以后,就准备把院子里的所有房子,全部推倒重建。毕竟,屈长顺一家出的那些怪事情,他也是有所耳闻的,他觉得自己直接,住进屈长顺住过的房子太晦气,所以,就必须把这些房子给扒了,重新再建。

就是在扒房子的时候,房顶刚掀开后,扒房的工人,就在大梁上发现了7颗棺材钉。工人们看到这些棺材钉时,都觉得很奇怪,这大梁上怎么会订棺材钉呢,所以,他们就赶忙就把件事,告诉给了领头的老木匠。

老木匠看了看这7颗棺材钉,脸色一变,叹了口气说:“唉!这前面的那家人,怕是得罪了什么人了啊,就这7颗棺材钉,就能要了他们一家的命,前面的那一家人,肯定是要倒大霉了。”

旁边的富商赶忙问:“老先生,你说的都是真的?我如果住进来,该不跟着倒霉吧?”老木匠嘿嘿一笑说:“你住进来,当然没事了,这就是针对前面那家人的,跟你没有关系。”

富商想了想,又问老木匠:“那我可是听说,他们家里可是还有一个儿子和女人呢,他儿子只是腿瘸了,也没有死。你说这7颗棺材钉,就会让他家断子绝孙,好像也没有啊?”

老木匠就说了,这媳妇,她本身就属于外人,并不属于真正的这家人,所以,她应该是不会有事的,至于你说的,他的儿子,恐怕就是这几天的事了,他的儿子,是绝对逃不脱的。”

果然,没过几天,镇子里面就传开了一条消息,就是这将氏,带着儿子能回到村子以后,没过两天,它儿子突然就跟疯了似的,是见人就咬,又过了两天,她这儿子,突然就,呲牙咧嘴,口吐白沫死了。